做最好的新加坡广东商贸协会

人工智能这么火 有一半是因为他

  就存在的意义来说,体验的事情越多生命的内涵就越丰富。对于被亲切称为老黄的NVIDIA联合创始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黄仁勋来说,他的起起落落超越常人,而在这一轮人工智能的热潮中,作为技术领袖的他已然笃定。这一切犹如禅宗的三个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图形皇帝 黄仁勋

  苹果树与自律

  我们没有选择那条道路,不是因为我们担心失败,而是那条道路,已经不值得我们去尝试,如果你想要创造不同,你就需要创建自己的道路,不是再重复别人走过的老路。这是九年前,黄仁勋在央视《对话》栏目中的一段心路表白。

  敢于冒险、乐于创造,是黄仁勋的性格标签,性格的形成源自他的经历,也决定着他的命运。祖籍广东,出生于台湾,黄仁勋幼年随从事工程工作的父亲移居泰国。但是,当地动荡不安的政治局势使得他的一家难以维持生计。无奈之中,他的父母将年仅九岁的黄仁勋和比他大一岁的哥哥送往华盛顿州塔科马,寄养在孩子们从未谋面的亲戚家中。

  但是,亲戚一家也无力多抚养两个孩子,长辈决定将黄氏兄弟送往肯塔基州乡下一所寄宿学校读书,但这所学校并不像所想象的那样,它实际上是浸信会教友专为问题少年开办的一所学校。

  我学会了所有的粗话,黄仁勋回忆道,每个学生都会抽烟,所以我也学会了抽烟。放学后,黄仁勋要清理男生宿舍,他的哥哥要到附近的烟叶种植农场劳动。其实,这个学校更像一所少年教养院,每个孩子都有刀,而同学更是全身刺青。尽管如此,黄仁勋表示不愿意回到亚洲。我们想念父母,但我们更爱美国。他说道,在我的窗户外面有一棵苹果树。我可以尽情享受苹果的美味,但在泰国,这需要花费父亲整整一个月的工资。

  多年以后,黄仁勋谈起这段生活时承认,自己也参与了许多淘气活动,比如爬墙上树、偷吃东西甚至抽烟。但这危险的一课并没有让自己变坏,反而学会了坚强和适应环境,他认为这对自己的一生都有好处。

  黄仁勋兄弟在这所学校呆了两年时间。后来他们的父母移民到美国俄勒冈州,一家人终于再次团圆。他也得以进入正规学校读书。

  似乎是中国人的专利,黄仁勋的成绩非常优异,并且在乒乓球上显示了过人的天赋,让他几乎成为职业选手。十三岁的时候,他第一次参加美国乒乓球锦标赛,虽然输得一塌糊涂,但是回去后他不停地反思,发现自己输在不专注上面:刚到拉斯维加斯的他被城市的美景所吸引,在比赛前一天晚上仍然在商业街上闲逛。此后,他开始以专注的态度对待乒乓球,结果在两年后获得了美国乒乓球公开赛的双打第三名。

  因为更热爱技术,所以在高中联考后黄仁勋就立即从爱好中抽身出来,进入俄勒冈州立大学的电子专业读书,这年他16 岁。在大学时他的职业规划就是宏大的,他立志要成为全球的图形皇帝。

俄勒冈州立大学

  黄仁勋认为,从父亲那里学会了遵守纪律和有关技能,从母亲身上学到了适应变化的能力。这些才能有助于我在困难时期和他人沟通并激励他人。更关键的是,他的父母在艰难时期给予他的教诲,让他学会了怎样经营一家企业。

  美国青年的硅谷梦

  采访黄仁勋时,你会发现他很Geek,穿着皮夹克、牛仔裤,谈起技术眼睛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虽然中文说的并不流利,但像很多华裔一样能听懂,更习惯于用英文准确表达他的想法,这一切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位美国人。

  这有助于理解三十三年前,一位大学电子专业毕业的美国青年,最好的或者说是必然的选择去硅谷。那时候的硅谷,英特尔和AMD还仅仅是众星璀璨的半导体公司中的两个小字辈,而微软也才刚刚把自己的MS-DOS卖给IBM ,远远还没有显出明星像。而曾经的华人首富王安的电脑公司正如日中天,也为像黄仁勋这样的华人青年树立了一个榜样。不过,黄仁勋直到十年后的而立之年时才创办自己的公司,这也是兑现对他妻子Lori曾经的承诺,一定要在三十岁岁的时候拥有自己的公司。

  黄仁勋硅谷之路的第一步,是加盟AMD公司并成为一名芯片设计师,这为他后来创办NVIDIA打下了最初的技术基础。两年之后,他跳槽到LSI Logic,这也是一家芯片公司,但主打业务并不是CPU,而倾向于芯片的图形处理。不过在当时无论是CPU还是图形芯片,都没有出现如今天这样一两家企业垄断市场的局面,而处于群雄逐鹿的格局。

  与格局相对明朗的行业相比,在这类创业型的公司里,更容易学会如何把握机会,也更容易尝到何为失败。在LSI Logic的另一件事情对黄仁勋也很有意义,他在设计部门呆了两年后就要求调到销售部门,并最终成为集成芯片部门的总经理。

  对于这一转变,黄仁勋说:从工程部转到销售部,这是我曾经作出的最佳职业选择,我逐渐学会了产品的设计开发如何与市场结合。因为我意识到,消费者并不关心你从哪家商学院毕业,他们只关心一件事,你的产品对他有什么好处。

  图形皇帝的创业之路

  这里有我的一切,我的起起伏伏,我的痛苦磨难,我的热情,我的勇气。黑豹乐队《我们是谁》的歌词像是黄仁勋开启创业模式的最好注脚。

  为何要创业,为何要有自己的公司?不同的企业家大多都有个相同的原因用创意改变世界。黄仁勋创业的信念来源于多年的梦想,对于图形图像计算的兴趣。一部分天才从小就有一种特别的思维方式:在大脑中呈现的图像清晰而具体,就像是计算机软件制成的工程图纸,计算机将最困难的工作寄于芯片,图形芯片就像是这些天才的大脑,异于处理一般任务和数学运算的计算芯片。

  意识到专用计算机图形芯片这个新兴市场的潜力,黄仁勋和两个朋友Chris Malachowsky和Curtis Priem,于1993年创立了NVIDIA公司。为了兑现自己的诺言,他还有意将第一天上班的日子定在了生日那天。当时公司主要设计芯片,芯片的生产以代工方式进行。

  不幸的是,还有其他人产生了同样的想法。当初没有一家图形芯片公司,黄仁勋回忆道,不久以后就出现了50家这样的公司。一下子好像每个人都在生产图形芯片。每个公司的生产工艺各不相同。NVIDIA当时采用的工艺相当不错,很快赢得了当时非常热门的视频游戏公司Sega的青睐。但到了1995年,整个行业转向另外一种工艺,结果使得NVIDIA的芯片几乎一钱不值。当时我们在银行里还有300万美元,黄仁勋说,我们还有机会从头再来。黄仁勋裁掉了大部分员工。很多人认为NVIDIA即将关门。但是NVIDIA还是挺过来了。公司先后与PC制造商Gateway和曾经扬言无人需要三维图形的戴尔敲定了两笔合同。一夜之间,NVIDIA芯片再次走红。NVIDIA借势于1999年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首发股票每股12美元。

全世界第一款移动四核处理器 NVIDIA Tegra 3

  当NVIDIA宣布为微软的Xbox视频游戏系统提供图形芯片后,公司的股价一路飙升。2002年1月,在Xbox上市后不久,NVIDIA的股票一度暴涨至72美元。随后,微软和NVIDIA开始围绕芯片的价格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经过几个月的艰难谈判,这个官司最终以庭外和解方式得以解决,但这个官司伤了NVIDIA的元气。微软最终将Xbox 2的合同给了ATI,并和ATI紧密合作开发Windows图形芯片的新标准。这使得ATI取得了很大的竞争优势。解决存货问题和压缩研发开支并没有发挥立竿见影的效果。到2002年10月,NVIDIA的股票已跌至每股8美元。

  2003年,被黄仁勋定义为反击之年,力争从图形芯片行业的转变中牟利,NVIDI成功地再一次上演翻盘的故事。

  GPU的新纪元和黄金时代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1999年底,黄仁勋推出全新架构的显示芯片,即GeForce256,率先将显示芯片业带入GPU 时代。

  随着计算机领域进入统一渲染架构的时代,显卡在整个计算机中的重要性已经逐渐超越了CPU。并行架构上的优势让GPU可以完成大规模的计算需求,而NVIDIA CUDA技术更是给GPU完成大规模计算赋予了灵魂,之前本来只用CPU来计算的应用现在可以使用GPU进行计算,大幅度减轻了CPU的负担,也正是如此GPU就显得越来越重要了。我犯过很多错误,但我不怕犯错,不断犯错再改变、学习、创新,才能成功。对于自己的梦想,有时候行业和企业会告诉你,没有这样的市场。但是我相信自己的信念,我们投入了几十亿的美元来追逐自己的梦想,尽自己的努力。黄仁勋那时就相信,GPU在未来无处不在,在数年之后,他的信心得到了市场的验证。

NVIDIA视觉效果图

  从推出GPU 概念开始,时至今日,黄仁勋仍一直扮演领跑者的角色并从未掉队。NVIDIA持续不断地推出更高性能的GPU,逐渐击败了众多竞争对手,成为视觉计算领域的老大,成功地抓住了高性能计算(HPC)与视频计算的历史性机遇,以及人工智能的现在和未来。

  谈到GPU和芯片,同样不能不提的是Intel。近十几年来有关摩尔定律已经死亡的说法接连不断,当然它的最大推动者Intel一直不承认,黄仁勋则认为计算核心并没有越来越快,只是我们已步入了超级摩尔定律时代,处理器单线程性能的增速放缓,逻辑核心数量则在不断增加,由CPU和加速器构成的加速计算体系,成为整个计算领域的必然趋势。

  如果我们看晶体管代进的性能递增的话,确实速度是在放缓的,所以如果创新只是依赖于芯片一代代性能的提升,因为这个速度在放缓,那么依赖于它的创新的速度也会放缓。但是如果从系统、算法、设计、架构等这些不同的方面去看性能提升的话,还是可以有很大的机会,来快速实现整体性能的提升。黄仁勋说,如果比较这一代的GPU架构,Pascal和上一代价格的GPU对比,性能在两年之内有了10倍的提升,四年有65倍的提升。所以我觉得现在也许我们是进入了一个叫超级摩尔定律的时代了。

  而英特尔也开始将人工智能当做战略发展的重点方向,谈及这个不可避免的话题时黄仁勋的观点很鲜明:我认为AI(人工智能)在这30年当中应该是最为重要的计算技术,所以如果Intel不把它作为一个重点方向来发展的话,我觉得是非常奇怪的。当然他们现在可能有点落后,他们也确实需要赶超。

  在性能成几十倍的跃进下,使用NVIDIA的优势显而易见,我们的客户、所有使用我们产品的AI开发者们,只要做一次投资、每一年我们的架构性能都会有提升,相应的已经投资的客户会变的越来越有价值。

  中国人工智能的爆发式发展

  人工智能是一种新的电能,这是9月初召开的2016百度世界大会主题。作为本次大会的最重要嘉宾,黄仁勋提到,NVIDIA的产品、我们的处理器和我们所发明的计算模式GPU,是用来去模拟周围世界去形成一个可以看到的虚拟世界。同样的,用这样技术和处理器可以模拟人类的智能,即所谓的AI。

2016百度世界大会上的黄仁勋

  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和自动驾驶的蓬勃发展,带来了GPU计算发展新的黄金时代。NVIDIA利用创新的硬件和算法,可以帮助合作伙伴用全新的方式来处理数据,更高效的训练人工智能系统。目前,从硬软件到解决方案上NVIDIA都进行了全面布局,并已经发布和交付了一系列极具竞争力和行业影响力的产品,包括汽车人工智能计算平台Drive PX+DriveWorks OS。黄仁勋表示,未来,NVIDIA将持续加强与包括百度在内的中国创新企业的合作,助力这些企业成为相关技术和产业的领跑者。

  随后的9月13日,在NVIDIA于北京举办的GTC CHINA 2016(GPU技术大会)上,全球首发了两款深度学习和自动驾驶最新产品,并宣布了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并共建联合实验室。

  为什么是中国?黄仁勋认为,在AI的方面发展的最快最好的两个区域,一个在美国的硅谷,一个在中国。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AI技术的发展需要大量的数据,美国硅谷和中国都有世界上最大的一些互联网公司,这些互联网公司积累了大量的数据。所以我觉得在中国,AI会有非常快速的发展,也会随之看到有成百上千的AI创业企业会出现,我相信这个对于中国市场来说,对于NVIDIA本身来说,都会是非常好的商机。黄仁勋说。

  随着数据的增长,深度学习的效率和强度也对HPC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使得GPU的应用也相应增加。以百度为例,在深度语音识别系统的训练上,百度应用到了规模庞大的基于GPU的深度学习基础设施。通过使用批处理技术将DNNs部署在GPUs上,Deep Speech 2的语音识别表现出了极高的训练效率和准确率,甚至已超越人类的语音识别水准。目前,该系统支持超过26万亿次浮点运算,可在几天内完成深度语言的集中训练。GPU在硬件和算法的加持,正在加速人工智能的发展,让其实用性也不断提升。

NVIDIA视觉体验展

  因为百度和李彦宏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坚定决心,百度是NVIDIA合作最久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在黄仁勋看来,互联网公司都应该成为AI、GPU的客户。有大量的数据需要进行处理的互联网公司,他们使用GPU,用AI是非常自然的一个事情。 事实上,在深度学习与人工智能领域,NVIDIA与中国企业的合作由来已久,除了百度如NVIDIA与英伟达合作,构建中国首个基于GPU的云上高性能计算平台,阿里巴巴的淘宝得以不断加速优化商品推荐。

  NVIDIA目前更关心的是基于不同细分领域的产品和性能优化,据了解,NVIDIA与百度在进行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与实践的基础上,也将深化在高性能机器学习集群、人工智能、无人驾驶、自然语言处理和语音图像识别等领域的合作,加强基于GPU的技术和应用开发。

  未来GPU将无处不在。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非常大的机会,用于AI的GPU方面的话,就是这种实时的视频包括直播,它需要实时的存放到云端,在云里面是需要有非常高性能的AI功能的,一方面要确保这些内容是否合适放到网上,对一些不合适的内容,需要实时进行阻隔;另一方面,你要需要通过AI功能去判断,到底有哪些人可能会对这个内容感兴趣,需要把这些视频共享给谁、推荐给谁等,这里边就会需要有GPU的使用。黄仁勋说。

  不论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还是人工智能的新潮之下,中国的互联网和IT企业已经逐步展露出它们在全球业界的重要地位。直播、无人驾驶、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甚至O2O服务这些都是NVIDIA在国内关注的领域和与之合作的方向。

温馨提示:“人工智能这么火 有一半是因为他”资料免费公开,每期提供最新的彩图资料给广大彩民阅读浏览,仅供参考使用。彩图中所有联系方式和网址切勿相信,如果有任何问题,本站一律不负责!请各位阅读浏览彩图资料的彩民提高防范意识,谢谢合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