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新加坡广东商贸协会

专家称核电成本被低估:不能仅考虑运营效益

  据世界核能协会(WNA)的数据,中国目前在运行的核反应堆有15座,总装机容量为1256万千瓦,在建26座,未来15年计划修建或处于规划阶段的有171座。

  中核集团负责人称,核电站建成十年就能收回成本,大亚湾核电站一期设计回收期四十年,后三十年创造的都是利润。

  但核电从来不是廉价的发电方式。专家疾呼,要全面考虑核电成本,包括直接成本、风险成本、间接成本(核废料处理、军事、环保)等。

  核电重启大幕即将拉开,真实的核电成本究竟几何?

理想经济账:核电站十年回本

  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办公厅副主任米森介绍,核电站建成十年之后就能收回成本。大亚湾核电站一期的设计是40年,十年收回成本,后30年创造的全是利润。现在中国新建核电站回收期都是60年,所以经济上有优势。

  核电成本上包括建设成本、运营成本。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办公厅副主任米森表示,相较于我国主要使用的煤电,核电建设成本较高,是它的2.5倍,但运营成本很低,只有煤电的三分之一。

  秦山核电原董事长李永江将二者的成本做了形象的对比,同样一百万千瓦的机组,火电可能5000元/KW,但是核电就得每千瓦1万2到1万4,新引进的机组可能超出1万4。 这是它的建造成本,前期投入的资金量很大。但它运行成本比火电要低得多,其中主要是燃料成本低,核燃料每度电成本一毛左右,但煤电可能三毛左右。

  上网电价(注:指电网购买发电企业的电力和电量,在发电企业接入主网架那一点的计量价格)是发电成本的综合反映,在一定程度上表现电源的竞争力。

  复旦(微博)大学能源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吴力波表示,目前已运行的核电站上网电价,比煤电标杆价格低。

  以江西为例,由于电煤运距长,江西上网电价居华中电网之首。随着电煤价格的不断上涨,江西上网电价水平还将逐步攀升。

  彭泽帽子山核电站是内陆首座大型商用核电站。根据《江西核电一期工程项目建议书》,核电项目投产后上网电价为0.346元/千瓦时,低于江西目前新投产燃煤机组标杆电价(通常指火电的平均价格)0.372元/千瓦时,也低于江西统调电网的平均上网电价0.354元/千瓦时的水平。这意味着,核电可降低江西电网平均上网电价水平。

  彭泽核电有限公司负责人曾表示,按一般规律,核电带动经济发展的效果达1:4,也就是说,彭泽核电总投资1050亿元,将拉动相关产业约4200亿元产值。

  因此核电站的优势非常大,甚至原来的投资都化为零,还有巨额的利润。米森表示。

  根据世界经济合作组织2010年对核电成本的预测,核电的发电成本在同样贴现率情况下,比煤电、气电联合循环、风电都要低。

  据米森的公开演讲,比对12个国家的核电和煤电成本(见图),平均下来核电每度电的成本是5.13美分/千瓦时,煤电是7.75美分/千瓦时,这意味着每发一度电,核电比煤电少支出2.6美分。40年寿命的核电机组总共将少支出77.9亿美元,60年寿命的少支出116.9亿美元。

  专家称核电成本被低估:不能仅考虑运营效益

    但核电的实际成本,绝不能仅考虑理想状态下的运营效益。

  但核电的实际成本,绝不能仅考虑理想状态下的运营效益。

无法承受的核事故成本

  核电专家何祚庥表示,核能发电其实成本相当高,这不仅是我国核工业集团的原因,而是整个国际社会都低估了核能源的成本。

  最伤不起的是风险成本。自400多座核电站运行以来,世界先后共发生过3次重大核安全事故,分别为日本福岛核事故、三里岛核事故和切尔诺贝利核事故。

  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导致严重核泄漏事件,东京电力公司因此要赔偿5万亿到10万亿日元,而该公司净资产仅约3万亿日元。

  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核反应堆爆炸,其辐射量相当于500颗美国投在日本的原子弹。27万人因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患上癌症,其中致死9.3万人。专家称消除核泄漏事故后遗症需800年,而反应堆核心下放的辐射自然分化要几百万年。

  1979年美国三里岛核电站发生核突发事故,在核电站周围32公里半径内大约撒走了约20万居民,仅事故后的总清理费就达10亿美元,经济损失惨重。

  我国核电重启大门半开,对于内陆核电项目建设的争议不断。彭泽核电站所在的九江市位于九江-靖安断裂带上,地震较为活跃,近十年已发生5次震级在3.2~5.7级的地震,核电站的建设就引来了长江对岸的安徽望江县的强烈不满。

  何祚庥也旗帜鲜明地反对内陆核电站建设,他认为风险决策必须考虑两个相乘的因素:风险概率风险后果。一旦在内陆地区出现重大核事故,必定是在几千年、上万年都难以补救的事故,而现在的核电站设计者又无法保证其不安全系数接近于零。

  其次,中国核原料对外依存度很大。何祚庥称,仅现在已建、在建的40座核电站,其年需求的天然铀对外依存度已高达85%。

  中国已探明的铀资源较为匮乏。WNA的数据显示,中国已探明的可开采铀资源仅有6.8万吨,不足世界总量的1%。另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2010年中国铀产量仅为827吨,而2011年中国铀消耗量却达到4400吨。

  但中国国家能源局副局长钱智民表示,到2020年核电可以贡献中国7%~8%的能源需求。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将不可避免地更加依赖铀进口。

  中国铀政策的基本原则是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即同时开发国内(包括发展先进核电系统或替代性核电来节省燃料)和国际(通过跨国收购、投资和长期合同)两种资源。

  到2020年,中国的天然铀供应局面将会1/3来自国内生产,1/3来自从国外供应商的直接采购,1/3来自中国在海外持有的铀矿的生产。

  核电从来不是廉价的发电方式。 英国格林尼治大学教授、《核电经济》作者史蒂夫托马斯称,核电成本还要考虑对核废料的处理。

  核废料需要巨大的地下空间进行掩埋,随着地价上升,哪里存放是悬而未决的大问题。安邦首席研究员陈功表示。据公开数据,每百万千瓦核电站每年可产生约550立方米的低放固体废物。以未来我国7000万千瓦核电装机计算,每年可产生约3.85万立方米的低放固体废物。

  据悉,目前国内已建成位于甘肃玉门的西北处置场和位于广东北龙的华南处置场,处置中低放射核废料,永久性高放射核废料处理库的库址将于2015-2020年确定。

  建设放射性核废料的地下处置库耗资巨大。据悉,甘肃玉门的800吨乏燃料后处理基地投资约两千万。日本每年核废料处理费用超过88亿人民币,而这方面的投资都是以电费上调的手段分摊到国民头上。美国被中止的尤卡山核废料处置库工程起初总费用就预计约962亿美元,瑞典也花费了200多亿人民币。

  专家推测,中国未来高放射性核废料处置库将耗资数百亿人民币。如果交由他国处置,如俄罗斯,将收取每公斤约300美元至800美元不等的费用。

  核电站是战略攻击目标。安徽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赵营波刊文称,由此增加的军事防御、军队、武警等经费也应计入核电站的间接成本。

  据悉,2001年,总部设在维也纳的国际原子能机构要求下个财政年度增加15%的预算(5500万欧元),作为监督全世界核设施的费用。美国已对境内86处核电站的空域采取多项限制措施。

  敌对方只要用导弹远程轰炸核电站,即可达到引爆核弹的效果,且不承担使用核武器的战争责任。欧美核工业发达国家都担心核设施成为恐怖主义分子的下一轮攻击目标。

温馨提示:“专家称核电成本被低估:不能仅考虑运营效益”资料免费公开,每期提供最新的彩图资料给广大彩民阅读浏览,仅供参考使用。彩图中所有联系方式和网址切勿相信,如果有任何问题,本站一律不负责!请各位阅读浏览彩图资料的彩民提高防范意识,谢谢合作!

相关阅读